Language

项目负责人自称实际施工人,却不主张权利, 法院不予采信其为实际施工人的证言

作者:陈巴特


【基本案情】


2019年1月,B公司作为承包人,与发包人A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B公司承包A公司发包的某项目工程施工。合同对工期、总价款、工程款的结算和支付、质量标准、违约责任等诸多事项进行了详细约定。

自然人C某在项目所在地多年承包工程施工,具有较强的施工能力及经济实力。C某欲承包该项工程,找到B公司,请求B公司将该项工程全部转包给C某施工,B公司同意以“内部承包”的方式将该项工程转包。随后,C某委托自然人D某与B公司签订了《施工项目内部管理目标责任书》(以下简称《目标责任书》),约定双方权利义务,并约定C某安排D某作为该工程项目负责人具体组织施工。

在施工过程中,管理人员及劳务队均由C某聘用,前期垫资均由C某通过财务人员支出。但C某因有其他工程项目需要亲自管理,极少到该工程施工现场,更没有和B公司、A公司相关人员直接对接联系。D某作为项目负责人,则常与B公司、A公司相关人员直接对接联系。

在精心组织下,该项目工程在工期内顺利完工,并于2020年10月通过竣工验收合格,依法在当地建设管理中心备案。2021年11月,发包人A公司委托第三方对该项目工程造价进行结算审核。经审核,结算造价为人民币850万余元。

2023年5月,因尚有285万余元的工程款长时间未支付,且多次主张权利未果的情况下,C某以实际施工人名义,作为原告,将A公司和B公司列为共同被告,一纸诉状诉至项目所在地人民法院。

在诉讼过程中,B公司为推卸责任,主张C某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实际施工人应是D某和C某,并安排其财务人员及D某出庭作证。

财务人员证明其一直和D某对接联系,并未见过C某,D某是实际施工人。

D某本人则出庭作证,陈述自己和C某合伙,享有15%合伙份额,是共同的实际施工人,D某无权单独提起诉讼。但C某同时表示自己从未投入资金,亦未有书面合伙协议证实。


【争议焦点】


本案在工程价款、质量等其他问题上,各方均没有争议。唯有在实际施工人及原告诉讼主体这一关键问题上,争议颇大。因此,法庭总结了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实际施工人究竟是C某一人,还是C某和D某二人?


【代理意见】


首先,本案辩论终结前,法庭明确询问D某是否愿意作为共同原告参与本案诉讼,向被告A公司及B公司主张权利,D某明确表示拒绝。充分表明D某并非案涉工程实际施工人。

D某自称其为实际施工人,如果属实,其就应在本案中与C某站在一起,申请法庭追加自己为原告,加入诉讼。

但本案已经过三次开庭审理,直至现在辩论终结,D某仍没有向法庭提出申请。在法庭主动询问D某是否愿意作为共同原告参与本案诉讼、主张权利时,D某明确表示拒绝。

由此可见,在D某到底是不是实际施工人这一问题上,D某毫无底气。因为其根本就不是实际施工人。D某也应清楚,如果其参与诉讼,但最终未被认定为实际施工人,则极大可能涉嫌虚假诉讼罪,从而被追究刑事责任。

因此,D某拒绝参与本案诉讼,足以说明其不是案涉工程实际施工人。


其次,D某接受被告B公司安排出庭作证,企图证明自己为实际施工人,不合逻辑,荒谬至极!

按照正常逻辑,如果D某是仅有的实际施工人,其就应是B公司的合同相对方,应站在B公司的对立面,向B公司和A公司主张权利;如果其和原告C某为共同的实际施工人,就应当和原告C某共同向B公司和A公司主张权利。但相反的是,D某竟然受B公司安排出庭作证,企图混淆视听,或分一杯羹,实属荒谬。

D某和B公司本是对立的双方,在本案诉讼中却站在同一立场,可见二者存在较大串通可能:B公司串通D某出庭作证,陈述其为实际施工人,以否认C某的原告主体资格。此举实际上是B 公司为达到不正当目的,混淆视听,干扰审理,法庭应当予以惩戒。


再次,被告B公司实际上认可C某为实际施工人。

B公司一直主张C某和D某是合伙关系,实际施工人是C某和D某。B公司该项主张虽然不能成立,但至少表明其认可了C某是实际施工人。此外,B公司亦陈述,在对最近到账的一笔工程款结算时,通知要求C某必须到场。如果C某不是实际施工人,B公司怎么可能在结算时要求其必须到场!可见,B公司实际上认可C某为实际施工人。


第四,只有原告C某和被告B公司持有《目标责任书》原件。原告C某不仅持有《目标责任书》原件,还持有案涉工程其他全部资料原件(除依法备案的工程资料外)。D某未持有包括《目标责任书》在内的任何资料原件。

《目标责任书》是被告B公司变相转包案涉工程的唯一法律文件,是被告B公司与实际施工人确定权利义务、办理结算的重要依据。其中第九条明确约定:“本责任书一式两份,甲乙双方各持一份”。可见,《目标责任书》有且仅有两份原件,由签订双方各持一份。现被告B公司和原告C某各持有一份原件,其他任何人(包括D某)、任何单位均未持有原件。虽然《目标责任书》是D某签署,但D某仅是C某的授权代理人。D某签署《目标责任书》后,将《目标责任书》原件交给了C某,C某是实际施工人,由此可见一斑。

原告C某现还持有的案涉工程其他全部资料的原件108份(详见《证据清单》),包括但不限于C某投入人力、材料、机械而与各单位签订的劳务分包、材料采购、机械租赁等合同15份、《竣工验收自评报告》和第三方机构结算审核文件等。通常,谁实际施工,谁就当然获得、保管、持有这些资料原件。尤其是加盖了第三方监理和设计单位公章的文件、会议纪要、竣工验收自评报告等。试想一下,一个没有实际施工的自然人或单位,怎么可能在工程竣工验收后多年仍然持有这些资料原件。


第五,案涉工程在垫资、人力、材料、机械设备方面,均是原告C某投入,其他包括D某在内的任何人和单位均未投入。

根据原告C某提交的证据以及多名证人的证言,充分证明案涉工程前期垫资全部是原告C某出资。

D某本人在受B公司邀请出庭作证时,在法庭询问其是否出资时,表示未出资一分钱。

多名项目管理人员的证言,充分证明其是受原告C某所聘用。C某支付其工资等。

在劳务施工队方面,原告C某以被告B公司名义,与多家劳务公司签订《劳务分包合同》,并支付劳务费。

在材料和机械设备方面,原告C某以被告B公司名义,在施工期间,先后签订《材料采购合同》《机械租赁合同》十余份,采购费用和租赁费全由原告C某支出,B公司代付。


第六,D某未持有案涉工程任何一份文件资料,也未对案涉工程投资一分钱。

按照正常逻辑,如果D某是实际施工人,D某就应当持有《目标责任书》以及案涉工程的全部施工合同、分包合同、采购合同、机械租赁合同以及检验、签证原件。但是D某没有持有其中任何一份原件,甚至连其代为签署的《目标责任书》原件都没有。相比之下,原告C某持有这些文件资料的所有原件。

D某在案涉工程施工中,自始至终都未出资一分钱。D某在法庭作证时亲自陈述对案涉工程没有任何出资。尽管B公司财务人员出庭作证D某曾出资,但未提交其他书面证据予以佐证,且与D某本人的陈述完全相反。因此,D某是否出资,应当以D某本人的陈述为依据,即其完全未出资。


第七,D某对接联系B 公司系职务行为,不代表其为实际施工人。

D某是原告C某的朋友、案外人陈某介绍加入其项目管理团队的,是原告C某聘用的员工。陈某亦出庭作证证实。D某受原告C某的安排,对接联系B公司。项目最初也由D某管理。D某的工资由C某发放。

由于B公司一直是与D某对接联系的,二者此后关系紧密,为二者提供了串通、密谋的便利。但其关系紧密并不代表其是实际施工人。


综上所述,D某并未与原告C某合伙,其不是实际施工人之一。原告C某是案涉工程唯一的实际施工人,是本案适格的原告。


【法院认定及裁判结果】


根据原告C某提交的银行流水、证人证言及其他各项证据,可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实原告C某确系就案涉工程进行了人、材、机的成本投入,依法应认定其为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

D某虽主张其与C某合伙施工、是共同的实际施工人,并主张15%的利润分成,但并未就此提供合伙协议等证据予以证实。同时,D某表示其未在案涉工程投入资金。另经法庭释明,D某仍不愿意作为本案原告或者第三人参与本案诉讼。因此,B公司关于D某为共同的实际施工人、原告C某主体不适格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法庭不予采信。

法院最终判决:B公司向原告C某支付工程欠款及相应利息,A公司在未拨付工程款限度内承担支付责任。


【律师点评】


实践中,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工程索赔、要求支付欠款等情形比较多见。而本案中转包人主张项目负责人,并且项目负责人自述为共同的实际施工人的情形,非常少见。本案最终虽然没有采纳转包人即被告B公司和D某的意见,但是在诉讼中B公司和D某的此举,给原告C某带来极大的风险,给诉讼带来巨大的障碍。为此,律师提示:

1、尽管自然人承包工程施工不被法律允许,但现实中自然人承包工程司空见惯,最终权益也能得到法律保护。签订好施工合同是得到保护的最好方式。因此,自然人在承包工程时,一定要和发包人、或者转包人、分包人签订书面的施工合同,约定好双方权利义务及其他事项。

2、实际施工人在承揽工程后,不能做“甩手掌柜”,将工程施工管理全部交给项目负责人,自己却不闻不问。而应当倡导施工现场指导施工,加强管理,更重要的是和转包人或发包人接触、联系,和项目管理人员及劳务人员多沟通,避免被转包人或发包人错误地否认实际施工人。

3、选任的项目负责人最好能“德才兼备”。如果不能兼得,则“德”比“才”更重要。宁可选择忠诚可靠、品行端正、遵纪守法的人作为项目负责人,也不选择能力虽强但品行不端、贪婪自私、以身试法的人。

4、施工过程中的全部文件原件,必须交给实际施工人自己保管。相关费用的往来,比如发放工资、支付劳务费、材料费等,最好以自己的名义通过银行转账。在关键时候,银行交易明细能起到很大的证明作用。

 


  • 相关资讯 More
  • 点击次数: 0
    2024 - 07 - 19
    作者:刘艳玲中国商标法第48条规定了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商标性使用一般用于商业活动,目的是引导消费者购买其认可的商品,帮助商品提供者与消费者在市场上建立起重要的联系。司法审判中区分商标性使用和非商标性使用非常重要,是否侵害他人商标专用权,主要看商标使用是否属于“商标性使用”。非商标性使用一般用于非商业活动,其目的不是引导消费者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即使在商业活动中使用,如果属于描述性使用或指示性使用,也会被认为是商标的正当使用,不侵犯他人商标权。中国商标法第59条第1款列举了商标的描述性使用方式。指示性使用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存在用于不侵权抗辩,这种使用需限定在合理使用范围内,因此称为指示性合理使用更确切。相对比地,美国商标法“Lanham Act”中也有商标正当使用的概念。美国商标法的正当使用原则包括描述性正当使用和指示性正当使用。在指示性正当使用中,可以未经他人许可使用他人的商标,用于比较广告、新闻报道、新闻评论、学术工作、模仿和批评和评论等目的。 下面展开讨论非商标性使用的情形,这有助于企业或个人初步了解自己对他人商标的使用是否会侵犯商标权。    非商标性使用-描述性使用  商标或服务提供者除标识自己的商标,以便于消费者识别外,还会对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产地、型号或者生产者的名称等其他特点予以说明,从而使消费者了解商品的特性、使用方法等,以达到促销其商品或服务的目的。根据中国商标法第59条的规定,注册商标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例如,A公司在销售网页链接中使用“Dliziz椰子款”标识销售鞋类商品,其中,“Dliziz”是A公司的注册商标,而“椰子”标识是另一B公司...
  • 点击次数: 1000000
    2024 - 07 - 05
    作者:金涟伊在当今互联网迅猛发展的背景下,电子商务已经成为人们最普遍的交易手段。然而,由于法律的相对滞后性,与电子商务相关的法规亟需进一步完善。对于未经商标注册人授权,在网络店铺名称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相似的标识的行为,现行的商标法并未对此提供明确的指导。相关权利人在维权过程中通常同时援引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而不同法院在判决时所依据的法律也存在差异。 经检索相关判决书,我们发现法院判决主要有两种不同观点,一是认为网络店铺名称可类比于企业名称,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予以规制,二是认为网络店铺名称侵权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应认定为商标侵权。 2018年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所持的观点即为第一种观点。在(2018)冀民429号判决书中,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支持了一审法院的观点,即“……官方旗舰店的店铺名称属于一种企业(店铺)字号,而将他人注册商标用于自己企业字号的行为,已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的规定吸纳,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的侵害商标专用权的情形。” 故此,法院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作出裁判,维护了权利人的相关权益。 但更多判决倾向于第二种观点。2020年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在(2020)京0102民初27860号判决中认为,被诉侵权店铺将商标使用于店铺名称、店铺内宣传、商品名称及商品图片等位置,此种使用系为标明商品来源,属于商标性使用,因此适用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 2022年义乌市人民法院在(2022)浙0782民初6308号判决中认为,“对于被告滔馨公司在其网店名称及网店LOGO中使用‘泉日记’字样的行为,并未经过原告的授...
  • 点击次数: 1000004
    2024 - 06 - 28
    作者:张嘉畅 在对美贸易当中,商标保护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注册美国商标有利于商标在海关备案,有利于避免商标侵权,同时,经营亚马逊平台商家也需要注册美国商标从而进行亚马逊店铺的品牌备案。与中国商标法不同,美国商标制度更加注重商标在商业当中的实际使用。从申请到注册甚至续展,申请人在许多环节需要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供使用证据,以确保商标有效。本文旨在整理美国商标申请注册需提交使用证据的关键环节,以便外贸企业快速了解,避免商标因错过提交使用证据时间而影响商标效力。 美国注册商标需要提供使用声明及证据的时间节点如下表: 一、申请阶段 美国商标申请的申请依据有五种:1. 根据商标法第 1(a) 条,在商业中使用商标;(2) 根据商标法第 1(b) 条,有在商业中使用商标的真实意图;(3) 根据商标法第 44(d) 条,基于在先提交的外国申请,要求优先权;(4) 根据商标法第 44(e) 条,拥有申请人原籍国的商标注册所有权;以及 (5) 根据商标法第 66(a) 条,将国际注册的保护延伸至美国。 当申请人选择商标法1(a)条款,即以实际使用为依据提交申请时,需要在申请的同时提交商标已使用声明,并在每个类别提交使用证据,说明申请人如何在商业经营当中使用该商标。 如果申请商标尚未在美国实际投入使用,申请人也可以选择以意图使用为依据提交申请。此种方式提交申请时无需提交使用证据,但需要基于其在商业中使用商标的真实意图。在商标经过实质审查被核准后的6个月内,申请人需要像1(a)申请一样提交使用声明,并且同时提交使用证据。用此种依据提交美国申请,有助于商标权利人在商业经营当中更早地进行商标申请,也有更多的准备时间将商标投入使用。 其他申请依据通...
  • 点击次数: 1000003
    2024 - 06 - 21
    作者:陈巴特【基本案情】2019年1月,B公司作为承包人,与发包人A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B公司承包A公司发包的某项目工程施工。合同对工期、总价款、工程款的结算和支付、质量标准、违约责任等诸多事项进行了详细约定。自然人C某在项目所在地多年承包工程施工,具有较强的施工能力及经济实力。C某欲承包该项工程,找到B公司,请求B公司将该项工程全部转包给C某施工,B公司同意以“内部承包”的方式将该项工程转包。随后,C某委托自然人D某与B公司签订了《施工项目内部管理目标责任书》(以下简称《目标责任书》),约定双方权利义务,并约定C某安排D某作为该工程项目负责人具体组织施工。在施工过程中,管理人员及劳务队均由C某聘用,前期垫资均由C某通过财务人员支出。但C某因有其他工程项目需要亲自管理,极少到该工程施工现场,更没有和B公司、A公司相关人员直接对接联系。D某作为项目负责人,则常与B公司、A公司相关人员直接对接联系。在精心组织下,该项目工程在工期内顺利完工,并于2020年10月通过竣工验收合格,依法在当地建设管理中心备案。2021年11月,发包人A公司委托第三方对该项目工程造价进行结算审核。经审核,结算造价为人民币850万余元。2023年5月,因尚有285万余元的工程款长时间未支付,且多次主张权利未果的情况下,C某以实际施工人名义,作为原告,将A公司和B公司列为共同被告,一纸诉状诉至项目所在地人民法院。在诉讼过程中,B公司为推卸责任,主张C某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实际施工人应是D某和C某,并安排其财务人员及D某出庭作证。财务人员证明其一直和D某对接联系,并未见过C某,D某是实际施工人。D某本人则出庭作证,陈述自己和C某合伙,享有15%合伙份额,是共同的实际施工人,D某无权单独提起诉讼。但C某同时表示自己从未投入资金,亦未有书面合伙协议证实。【争议焦点】本案在工程价款、质量等其他问...
×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 www.mdlaw.cn
Copyright© 2008 - 2020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京ICP备09063742号-1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