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疫情下投资的影片未如期上映,投资者是否只能坐以待毙?

本文作者:张凤涛


近年来,随着电影行业的崛起,关于投资电影高回报的信息多不胜数,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个人电影投资热度持续升高,影视投资发展成为了全民参与的模式。而随着疫情的反复无常,对电影行业也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很多影片未能如期上映,从而引发了投资方与制片方的诉讼大战。而负责影片发行的运营方以疫情属不可抗力为由,来主张免除延期责任。那么,疫情影响下投资的影片未如期上映是否可获法院支持?本文就该问题予以研究,希望能帮助电影投资者针对疫情下影片延期上映问题寻求应对思路。

在实务中,影片投资者与制片方签订的《影视投资合同》或《收益权转让协议》等涉案标地合同内容约定各不相同,需要根据合同约定内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下结合实务案例总结了几种常见的情形:

一、当事人在合同中明确约定非免责事由:例如,无论发生何种原因,影片未在约定时间内上映,投资款均应退还。此约定投资人与运营方以合意排除了不可抗力对投资款返还条款的效力。纵使发生不可抗力情形,在影片未如期上映时,仍应向投资人返还投资款并依据协议约定向投资人支付约定利息、资金占用使用费等。因此,不可抗力作为法定的免责事由存在,但合同双方有有权合意对其进行排除,如对不可抗力进行排除,则需依据投资合同之约定承担相应义务。

二、双方在联合投资合同中约定例如,制片方确保影片在XXX日前上映,若改档未如期上映,应提前X天告知投资者,否则应回购投资者的投资收益权。合同履行中,影片未能如其上映,也未以任何形式通知投资者影片将延期上映的事实。投资者要求制片方回购其投资收益权,制片方以因疫情期间电影院关闭,影片无法如期上映为由,提出应免除责任。

制片方应履行影片如期上映的义务,若延期应履行通知的义务,而制片方在均未履行两项义务的前提下提出不可抗力的免责事由,明显属于以免责事由掩饰真实的违约行为。

若合同约定投资者的收益权包含一切发行形式和地区的情形下,上映应包含一切形式,并不限于院线一种,也不限于中国区域。因此,疫情对上映只有部分影响,并非绝对不能。

三、投资方与制片方在合同中约定:因制片方原因导致无法获得公映许可证、无法在院线上映,制片方应回购投资者投资本金并按年化10%支付收益。合同约定的预计上映日期为201910月,但截止202110月仍未上映,且制片方表示影片预计在2022年才能上映。

从合同文义及目的进行分析,该条款应属于双方对解除合同的条件进行的约定,即“无法获得公映许可证、无法在院线上映”时投资者享有合同解除权。合同中虽未约定获得公映许可证、在院线上映的具体时间,但应解释为应在合理期限内完成上述行为,否则双方在合同中做此约定即丧失意义。即便考虑实际上映日期与预计上映日期的合理差距、疫情造成的影响等因素,也已经超过合理期限。故,在此情形下合同应予以解除,返还投资款并承担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

四、联合出品方与投资方合同约定:投资方拥有电影的投资权和收益权;影片首映预计202012月前(最近档期20199月),以上时间为拟定,最终以上线时间为准;如本协议任何一方因受不可抗力事件影响而不能履行其在本协议下的全部或部分义务,不可抗力事件妨碍其履行期间应予中止,并通过书面形式通知另一方;联合出品方不得中途提出退出电影的合作,投资方亦不得中途提出对电影进行回购;若因本片在国家广电总局终审环节影响院线如期发行,如若最终影片因制片方原因导致未能公映,投资方可选择回购、换购或直至影片公映获得权益分红。

在此种合同约定情形下,联合出品方抓住了一切预期可能会发生的对自己不利的情形,并以合同约定的形式维护自身的权利。影片上映时间为拟定时间,且联合出品方能够提交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和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演员委员会发布的《关于在新冠疫情期间影视剧拍摄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场所重点单位重点人群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工作的通知》、《国家电影局关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国家电影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影片审查决定书》及告知函等证据证明其在合同履行期间不存在重大过失行为。

通常情况下,法院会根据查明的事实并结合双方提交的证据,去认定联合出品方是否存在重大过失行为。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八十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不可抗力是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因此,并不是所有的疫情因素都可以被认定为不可抗力,需要符合不可抗力的认定要素“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其需要根据签署时间发生在疫情前还是疫情后、延期时长、是否履行通知义务等因素来认定。

故,疫情期间,影片未如期上映的,能否解约退还投资款,还要视具体情形来确定。

如果您在电影投资过程中,遇到以上类似情况需要帮助的,欢迎与我们取得联系。


  • 相关资讯 More
  • 点击次数: 1000005
    2024 - 06 - 14
    作者:常春在专利法实践中,专利申请文件的撰写要求高度精确和详细,以确保其技术方案能够被明确、完整地公开。其中,使用方程式限定的特征在专利申请文件中并不少见,尤其是在涉及复杂技术领域的发明时。方程式中包含多个变量时,清晰界定各变量的数值范围及其相互关系,是确保专利说明书公开充分的关键。本文将详细探讨这一问题,并结合实际案例分析其重要性。一、专利说明书公开充分的法律基础专利法要求专利说明书必须对发明做出充分公开,以使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据此实施发明。这一要求在各国专利法中均有体现。例如:· 中国《专利法》 第26条规定,专利申请的说明书应当对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做出清楚、完整的说明,以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实现为准。· 美国专利法(35 U.S.C. § 112) 规定,说明书应包含对发明的书面描述、充分公开和清楚的说明,以使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制造和使用发明。· 欧洲专利公约(EPC) 第83条规定,专利申请必须对发明作出足够清楚和完整的公开,以使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实施发明。这些法律条款共同指向一个核心目标:确保专利申请文件能够提供足够的信息,使得本领域的技术人员在不需要进行创造性劳动或过度实验的情况下,能够实施发明。二、使用方程式限定的特征的挑战在某些技术领域,如化学、物理、工程等,发明的特征往往通过数学方程式来限定。这些方程式可能涉及多个变量,每个变量代表发明的一个关键参数。例如,在化学反应中,温度、压力、浓度等变量通过方程式关系共同决定反应的结果。在此类情况下,如何明确界定这些变量的数值范围及其相互关系,成为说明书公开充分的关键。1. 数值范围的界定数值范围的界定是确保发明可实施性的基础。对于多变量方程式,各变量的数值范围必须在说明书中明确说明。这不仅包括各变量的具体...
  • 点击次数: 11
    2024 - 06 - 07
    作者:王辉有关医疗补助费问题,鉴于涉及医疗补助费的相关法律规定立法层级较低且部分标准又不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对此亦未有规定,自从劳动部关于印发《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的通知(劳部发[1994]481号)被废止后,司法实践中对于相关争议的处理缺乏统一裁审标准,下文笔者拟就本人所在北京地区相关问题进行粗浅探析。一、医疗补助费含义及其享受条件“医疗补助费”是指劳动者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因医疗期满被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参照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当劳动者丧失劳动能力达到一定程度时,由用人单位额外向劳动者支付的费用。可见,劳动者要享受医疗补助费需满足如下条件:1、医疗期满或医疗终结;2、经由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参照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进行劳动能力鉴定、鉴定结论符合相关等级;3、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二、有关规定(一)国家层面之规定1.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劳部发[1995]309号)第35条规定:“请长病假的职工在医疗期满后,能从事原工作的,可以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医疗期满后仍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由劳动鉴定委员会参照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进行劳动能力鉴定。被鉴定为一至四级的,应当退出劳动岗位,解除劳动关系,办理因病或非因工负伤退休退职手续,享受相应的退休退职待遇;被鉴定为五至十级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并按规定支付经济补偿金和医疗补助费。”2.原劳动部《关于实行劳动合同制度若干问题的通知》(劳部发[1996]354号)第22条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合同期满终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不低于六个月工资的医疗补助费;对患重病或绝症的,还应适当增加医疗补助费。”3.原劳动部办公厅《关于对劳部...
  • 点击次数: 1000010
    2024 - 04 - 26
    作者:曲淼在电子商务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下,电子商务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广泛的选择,催生出了一系列新型的消费模式,也加速了企业的市场竞争。大量的第三方“测评”博主、“种草”机构应运而生,内容涵盖美妆、数码、美食、服饰等各大领域。第三方测评似乎更能贴近普通人的生活,更具有代入感,“买前看测评”已成为不少年轻群体的消费习惯。然而在行业参与主体的良莠不齐、标准的缺失及监管的缺位的前提下,“测评”、“种草”视频或文章的制作与发布者为追求更多的“流量”、更高的收益,往往将测评当作营销工具,看似公平的第三方测评实质上却与产品厂家进行了利益绑定,更有甚者在未实际购买、使用过的情况下发布虚假的测评结果和有失公平的言论。这不仅为测评发布者和制作者带来了一定的法律风险,更会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本文结合杭州老爸评测科技有限公司(“老爸评测”)诉广州市优测终享科技有限公司(“小红花测评”)一案,从法律的观点出发浅析真实测评与商业诋毁的界限。 案情简介:原告“老爸评测”、被告“小红花测评”均系民间评测机构,在微博、抖音、知乎、小红花、哔哩哔哩等网络媒体均拥有大量粉丝群体。“小红花测评”、陶某从2021年4月开始发布关于“315打假老爸评测”的系列文章以及短视频、直播,指出“老爸评测”“虚假评测、制造恐慌、误导粉丝、以次充好,并推荐、销售违规有害产品”等问题,涉及内容包括魔术擦、乳胶床垫、儿童湿巾、免洗洗手液、戴可思系列产品以及对“老爸抽检”流程的评测等。老爸评测”及其创始人魏文锋遂向杭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商业诋毁的诉讼。“老爸评测”认为,上述视频、文章和直播在内容上严重违背了事实,系虚假的、误导性言论,极易导致消费者对其及其销售的产品产生质疑,对“老爸评测”的测评能力产生否定评价,故要求两被告立即停止一切针对原告的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连带赔偿200万元。“小红花测评”答...
  • 点击次数: 1000008
    2024 - 04 - 19
    作者:刘艳玲作为商标权人,你对自己的注册商标拥有垄断权,可以许可其他人使用你的注册商标。通过与被许可人之间签订许可协议,商标权人可以获得许可费作为一笔营收或收入,相应地被许可人获得你的商标使用权。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一般会约定许可期限、许可范围和许可费。许可合同需要在合同签订之日起3个月内由商标权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报送备案,否则该许可合同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这里的善意第三人是针对不同被许可人之间的关系,属于商标许可意义上的对抗而非商标侵权意义上的对抗。未经备案并不影响商标权人或独占许可人等有起诉资格的人进行商标维权[1]。商标许可使用的类型包括独占使用许可、排他使用许可和普通使用许可,被许可人仅能按照许可合同中约定的类型使用商标,并符合《商标法》第43条规定的管理规范。 商标能反映产品或服务的起源、质量以及留在消费者中的独特印象。随着商标的知名度越高,商标权人的市场地位也越强,商标的经济价值也越高,与此同时商标的保护力度也越强。商标权人在进行销售区域扩展时,可以考虑利用商标使用许可的方式与某一地区或某一国的经销商增进更多的商务合作可能性。例如,在品牌管理下,汽配市场中的店铺未经商标权人本田公司的许可擅自使用中国的核准注册商标“本田”、“HONDA”等标识做招牌是侵犯商标权的。我们知道,未经商标权人的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于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权。根据《商标法》第63条的规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易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那么司法实践中,是如何根据商标许可使用费来确定侵权赔偿额的呢? 由于商标使用许可在国内并没有形成一个惯常使用的方法,法院需要基于真实实际的许可使用合同作为证据来计算侵权赔偿额,因此以商标许可使用费作为赔偿基准的判决...
×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 www.mdlaw.cn
Copyright© 2008 - 2020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京ICP备09063742号-1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