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简评平台对个人数据的权益-从两个案例谈起

新浪微博和今日头条作为我国两家极为具有影响力的内容聚合平台,对优质内容存在争夺。为了阻止今日头条从新浪微博移植内容,新浪微博设置了专门针对今日头条爬虫的ROBOTS协议,不允许今日头条的爬虫获取新浪微博的内容,对于被列入黑名单一事,今日头条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了新浪微博(简称“头条爬虫黑名单案”)[1]。针对今日头条从微博移植/同步内容一事,新浪微博则起诉了今日头条不正当竞争(简称“微博移植案”)[2]。这两个诉讼明显具有相关性,一审原告均胜诉,在某种意义上,两个判决可能是矛盾的。

 

1、头条爬虫黑名单案

 

本案涉及新浪微博在自己的Robots协议中,将今日头条的爬虫放入黑名单。Robots协议简单说,就是一个网站会在自己的根目录下写明,哪些搜索引擎可以抓取数据,哪些搜索引擎不可以抓取数据,哪些内容可以被抓取,哪些内容不可以被抓取。其没有任何技术效果,可以视为一个君子协定,搜索引擎完全可以忽视Robots协议抓取网站的内容。在Robots协议中,User-agent代表搜索引擎,Allow代表允许抓取,Disallow代表不允许抓取。例如:

 

1.允许所有的搜索引擎抓取:

User-agent: *

Allow:/

 

2.不允许所有的搜索引擎抓取:

User-agent: *

Disallow:/

 

3.不允许头条爬虫抓取:

User-agent: ToutiaoSpider

Disallow:/

 

新浪微博即设置了上述第三种示例,特点在于仅有头条爬虫被放入了黑名单,其他爬虫都可以爬取新浪微博的内容。今日头条认为新浪微博具有限制和妨碍自由竞争的主观恶意,一方面导致今日头条无法及时、完整地获取新浪微博的内容,降低今日头条平台的良好用户体验,严重影响用户对今日头条服务的市场评价,客观上增强了新浪微博在相应市场竞争领域的市场优势地位,另一方面导致今日头条在相应竞争领域出于明显不利的地位。

 

一审法院认为,新浪微博在Robots协议中以文字宣示方式单方限制今日头条的网络机器人抓取对公众和其他所有网络机器人完全公开的相关网页内容,导致今日头条的网络机器人无法正常抓取相关网络信息,直接降低了“今日头条”平台的用户体验,影响了网络用户对今日头条相关网络平台的市场评价,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今日头条平台的竞争优势,损害了今日头条的合法权益。而且,也影响了网络用户对其所选择的“今日头条”客户端的正常使用,且在一定程度上迫使存在相关信息检索需求的网络用户只能通过其他平台获取相关信息,增加了网络用户的选择成本,损害了网络用户的选择权,从而损害了相关网络用户的合法权益。最后,一审法院认为,新浪微博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经营者,应当坚持诚实信用原则,公平对待其他经营者。但是,新浪微博以文字宣示方式单方限制原告今日头条抓取对其他经营者公开的相关网络信息,显然违背了公平竞争原则。法院认为,robots协议的设立初衷在于引导网络机器人更有效地 抓取对网络用户有用的信息,从而促进信息共享。本案被告新浪微博的涉案行为造成相关网络用户无法完整地获取相关信息,人为设置了网络信息正常流动的障碍,与互联网行业普遍遵循的开放、平等、公平、促进信息流动的原则相悖,与网络行业互联互通的基本价值不符,损害了网络市场的竞争秩序。

 

一审法院参考《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自律公约》,[3] 公约第八条规定,“互联网站所有者设置机器人协议应遵循公平、开放和促进信息自由流动的原则,限制搜索引擎抓取应有行业公认合理的正当理由,不利用机器人协议进行不正当竞争行为,积极营造鼓励创新、公平公正的良性竞争环境。”。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新浪微博本质上是在按照经营主体来区分网络信息是否可以被抓取,而并非按照信息内容本身区分是否可被抓取,此种针对性的限制措施显然与行业公认的robots协议公平、开放和促进信息自由流动 原则不符,与互联网行业普遍遵从的开放、平等、分享、协 作的互联网精神相悖,不利于维护公平参与、理性竞争的互联网市场竞争环境。

 

一审法院同时认为新浪微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降低了用户对于“今日头条”平台的评价,客观上对于其在互联网业内的声誉产生了一定影响, 新浪微博除了赔偿外,还应当承担消除影响的法律责任。

 

2、微博移植案

 

2016年下半年开始,今日头条获取新浪微博用户发表在新浪微博的内容,主要是一些网络大V、明星等名人的微博内容,共涉及125个微博账户,发布在今日头条126个对应的头条号账户上(有一个微博账户对应了二个头条号账户)。新浪微博指控今日头条的行为构成对新浪微博的实质性替代。今日头条则辩称已经获得了新浪微博用户的授权书,可以同步用户在新浪微博发布的内容,用户对于其发布的内容同样拥有独立而完整的权利,其权利范围至少包括许可他人使用以及怎么使用。该权利不应受到“经平台同意”或“不得授权他人行使”的非法限缩。今日头条还抗辩其行为有利于拓宽涉案用户的宣传渠道以及提升提前其他用户的体验。今日头条参考欧盟的数据可携带权和美国的数据迁移,认为基于用户授权进行数据的同步是尊重和强化了用户对个人数据的控制。

 

一审法院认为,新浪微博通过长期、大量的资金、技术、服务等经营成本的投入,设立,维护和发展起新浪微博平台,为自身建立起市场竞争优势并获得商业利益。首先,新浪微博通过与用户订立服务协议、吸引用户注册帐号、发布内容,在向用户提供服务的同时,合法地对用户生成的内容通过新浪微博进行传播并加以利用,包括投放信息流广告等商业信息,以此获得商业收益。其次,新浪微博不仅为用户发布内容提供了服务,也为相应内容的生成提供了一系列额外的帮助和服务,如“@其他新浪微博帐号”“#话题词#”、特有的表情符号以及音乐、视频等内容的链接等,丰富和扩展了用户所表达的内容。再次,经过新浪微博的收集、存储、编排、管理、传播等经营活动,使得一个个单独用户生成的零散的内容,通过新浪微博平台整体地向其他用户和社会公众进行传播,并由此产生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帮助新浪微博建立起了市场竞争优势。由此可见,通过新浪微博平台展示和传播的涉案微博内容,并不是单纯的、仅仅由用户生成的内容,而是在此基础上附加了新浪微博所投入的上述经营资源和服务之后而最终形成的成果。其满足了社会公众的相关需求,增加了消费者的福利,本质上是一种竞争性权益。尽管该权益并未在相关知识产权专门法或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章中被具体列明,但应属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所保护的合法权益,故新浪微博有权在本案中依法提出相应主张。

 

就获得数据的手段,今日头条表示是通过用户手动发布(即微博用户手动将发布在微博的内容发布到头条号上)和技术性获得(即爬虫)。但是今日头条关于手动发布的主张并没有得到法院认可,因为微博公司提供了大量的反驳证据。

 

就获得用户的授权,首先,今日头条主张获得了部分用户的授权,并不是全部的125个账户。其次,今日头条主张获得授权的方式包括书面授权、入住视频授权、口头授权、电子邮件授权、邮件授权五种。这实际上是本案的核心,反映到数据保护法就是数据主体对自己的数据享有何种权利。法院认为,从证据规则出发,今日头条能证明获得有效授权的数量是非常有限的,占涉案微博账户的比例很小。法院继而评述了有效授权,认为民事主体对其权利的处分不得超出自身所享有的权利范围,不得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例如,尽管小说的作者可以授权多个出版社出版其作品,但其无权许可其中的某一出版社使用其他出版社的版式设计;而唱片公司即使获得了词曲作者就某一歌曲的授权,也不得在未经录音制作者许可的情况下,将此前已录制好的该歌曲唱片径行予以复制。同理,在本案中,即使今日头条获得了一少部分用户的授权,但这些用户也仅可对其自己生成的文字、图片等内容授权今日头条使用,即在今日头条平台上进行传播。但在未经新浪微博许可的情况下,上述授权的范围不应涵盖新浪微博基于经营新浪微博所享有的相应合法权益。然而如前所述,从今日头条对新浪微博内容的移植情况看,其展示在今日头条上的内容,已明显超出了授权用户自身生成并享有权利的文字、图片范围,而是扩大到了新浪微博运营新浪微博时对用户生成内容进行收集、存储、编排、管理、传播以及为用户生成内容提供帮助和服务的过程中形成和添附的其他内容。在此情况下,今日头条有针对性地将新浪微博的内容移植至今日头条,且主要集中在粉丝用户多、市场影响力大、吸引流量能力强的明星、大V等帐号上、这一点从仅仅120余个涉案帐号,在部分被诉行为实施期间涉及的6000余条内容,就产生了超过60亿次阅读量这一事实即可见一斑。据此不难判断,今日头条的移植行为,已使今日头条在涉案范围内足以产生对新浪微博的实质性替代效果,进而削弱新浪微博的竞争优势,损害其商业利益。

 

案例评述:两个案例的焦点问题是一样的,即平台对用户在平台发布的内容享有什么权利。站在平台的角度,平台实际上关心的是,这种权利对竞争对手平台有什么法律效果。对于非竞争对手的情况,一般而言平台会欢迎被爬取内容,因为这会帮助平台传播。将两个案例结合在一起,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一个平台不应该禁止另外一个平台爬取数据,但是另外一个平台爬取数据后的使用情况也应当合规。这个结论听上去很合理,但很容易被片面理解。如果我们倒序解读这个结论的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一个平台爬取数据的目的是为了不正当竞争,只能制止这种不正当竞争行为,而不能制止爬取数据行为。这是非常匪夷所思的一个结论,跟常识都不符合。就第一个案例而言,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新浪微博是禁止百度爬虫,那么很容易就可以得出这是不正当的行为的结论,因为百度爬虫的目的是为了百度搜索引擎,既不会实质替代新浪微博,还便利了网络用户的信息搜索。但是本案中,一审判决似乎没有认清头条爬虫并非搜索引擎这一关键事实,其裁判的结论值得商榷。

 


抓取内容

显示效果

网络用户

搜索引擎爬虫

网页URL和关键词

网页标题、包含搜索关键词的网页部分内容

点击后访问原网页

非搜索引擎爬虫

网页内容的全部或实质部分

网页内容的全部或实质部分

无需访问原网页

 

结合第二个案例可知,头条爬虫将爬取的数据在今日头条客户端展示,并不是传统的搜索引擎的展示方式,起到了对新浪微博的实质性替代效果,因此应当被定性为非搜索引擎爬虫。通过网络检索可知,今日头条的运营单位推出“头条搜索”进入搜索引擎服务行业是在2019810日,[4]而且头条搜索使用的爬虫是Bytespider名称,而不是涉案的ToutiaoSpider。一审判决还认为新浪微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降低了用户对于“今日头条”平台的评价,客观上对于其在互联网业内的声誉产生了一定影响, 新浪微博应当承担消除影响的法律责任。尽管Robots协议确实是公众可见的,但是不能脱离绝大多数网络用户根本不可能去查验一个平台的Robots协议的客观事实,因此就Robots协议而言,不存在造成信誉上的不良影响,只可能涉及交易机会,是财产利益的问题。这似乎也在印证一审法院没有准确把握Robots协议的属性和运作机制的前提下作出的裁判。就第二个案例而言,对于今日头条没有获得用户授权的移植内容,比较容易认定不正当竞争。但是对于获得用户授权的内容,一审法院的观点是即使今日头条获得了一少部分用户的授权,但这些用户也仅可对其自己生成的文字、图片等内容授权今日头条使用,即在今日头条平台上进行传播。然而,展示在今日头条上的内容,已明显超出了授权用户自身生成并享有权利的文字、图片范围,而是扩大到了新浪微博运营新浪微博时对用户生成内容进行收集、存储、编排、管理、传播以及为用户生成内容提供帮助和服务的过程中形成和添附的其他内容。由于存在移植非用户创造的内容的情况,认定不正当竞争也应当没有异议。但是一审判决关于“用户可对其自己生成的(发表在微博上)文字、图片等内容授权今日头条使用”观点,实际上是沿着个人数据控制权或者说个人信息自决权的思路提出的。这个观点的威力很大,因为他直接触及了问题的灵魂,即平台对用户发表的平台的上内容享有什么权利,特别是对竞争对手平台。

 

作为用户首次发表内容的平台,往往主张用户已经同意了平台的排他许可,因此再次授权是无效的。例如,根据《微博服务使用协议》的规定,[5] 1.3用户使用微博服务过程中,对自身使用微博服务的行为以及通过微博服务发布、公开的任何信息享有合法权利,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同时,用户同意:1.3.1 微博运营方对微博内容(微博内容即指用户在微博上已发布的信息,例如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享有使用权。1.3.2 未经微博运营方事先书面许可,用户不得自行或授权、协助任何第三方非法抓取微博内容,非法抓取是指采用程序或者非正常浏览等技术手段获取内容数据的行为。1.4用户在使用微博服务过程中应当严格遵守微博运营方所发布的Robots协议。未经微博运营方事先书面同意,任何用户不得以任何方式自行或委托任何第三方以违反上述规定的方式访问微博平台或收集任何微博内容。”这种约定的法律有效性值得商榷。首先,从合同法出发,这种约定有因为格式合同而被无效的可能性。其次,平台享有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的使用权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这种使用权不宜作为排他使用对待。理由是,第一,如果科技借鉴著作权法中一般职务作品的理念,著作权由作者享有,但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有权在其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作品完成两年内,未经单位同意,作者不得许可第三人以与单位使用的相同方式使用该作品。职务作品由于存在作者和单位的特殊身份关系,特别是单位向作者支付对价的事实(薪酬),单位仅仅获得了两年的附条件的排他使用(不得许可他人以相同方式使用作品),平台与平外用户的关系显然更加松散,付出的对价也更低,更不应该获得排他使用权。第二,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实际上是个人数据,用户发布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平台的服务是客观事实,但是这些数据如果不能继续流通,实际上相当于赋予了平台数据垄断的效果,那么这会极大的增加社会活动的成本,例如其他平台或机构可能希望获得数据从事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包括科研在内,网络用户的信息搜索成本也会上升。

 

本文赞成微博移植案中一审法院关于网络用户可以授权第三方使用自己发表在一个平台的内容的观点,但是这个观点应当附加限制条件,否则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比如,用户对其在平台发布的数据享有的权利并不是财产权,也不是绝对的,可以说,用户获得平台的服务的对价就是交换用户数据,这个对价一旦完成交换,用户对数据的处理就要兼顾平台的利益,否则这就是一种用户违约行为。而由于平台不希望数据被其他平台获得是行业公知事实,在后的平台通过另一平台的用户同意去获得另一平台上该用户的数据,就很难在类似于“善意取得”的逻辑上成立。因此,今日头条仅仅通过微博用户同意,去获得微博的内容,被认定为合法,也在某种程度上会破坏互联网的生态,帮助大平台去掠夺其他平台的商业机会。举例而言,微信作为国民级应用,假如微信开始向其用户(几乎等同于全体手机用户)发送通知,告知为了提升用户体验,希望获得用户在其他购物平台的购物记录等,而且微信很贴心的准备了现金红包作为用户同意的答谢,可以想象,微信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用户网购的海量信息,这些信息自然可以帮助微信通过广告精准投放等手段去发展自身的网购业务,这对其他购物平台是极不公平的。

 



[1] 参见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民初2020号民事判决书,本文以新浪微博和今日头条同时代指各自的运营单位

[2] 参见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8民初24530号民事判决书,本文以新浪微博和今日头条同时代指各自的运营单位

[3] 《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自律公约》,是由百度即刻搜索、盘古搜索、奇虎360盛大文学搜狗腾讯网易新浪宜搜、易查无限、中搜十二家企业发起的。公约规定,各签约方遵循robots协议,对于违反公约内容的,相关网站应及时删除、断开链接。2012111日在北京签署。旨在提高搜索引擎服务行业的水平。参考百度百度介绍,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A%92%E8%81%94%E7%BD%91%E6%90%9C%E7%B4%A2%E5%BC%95%E6%93%8E%E6%9C%8D%E5%8A%A1%E8%87%AA%E5%BE%8B%E5%85%AC%E7%BA%A6/6224968?fr=aladdin,访问日期202166日。

[4] 参考百度百科介绍,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4%B4%E6%9D%A1%E6%90%9C%E7%B4%A2/23668990?fr=aladdin#reference-[1]-24179918-wrap,访问时间202166日。

[5] https://weibo.com/signup/v5/protocol,访问时间202166日。


  • 相关资讯 More
  • 点击次数: 0
    2024 - 07 - 19
    作者:刘艳玲中国商标法第48条规定了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商标性使用一般用于商业活动,目的是引导消费者购买其认可的商品,帮助商品提供者与消费者在市场上建立起重要的联系。司法审判中区分商标性使用和非商标性使用非常重要,是否侵害他人商标专用权,主要看商标使用是否属于“商标性使用”。非商标性使用一般用于非商业活动,其目的不是引导消费者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即使在商业活动中使用,如果属于描述性使用或指示性使用,也会被认为是商标的正当使用,不侵犯他人商标权。中国商标法第59条第1款列举了商标的描述性使用方式。指示性使用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存在用于不侵权抗辩,这种使用需限定在合理使用范围内,因此称为指示性合理使用更确切。相对比地,美国商标法“Lanham Act”中也有商标正当使用的概念。美国商标法的正当使用原则包括描述性正当使用和指示性正当使用。在指示性正当使用中,可以未经他人许可使用他人的商标,用于比较广告、新闻报道、新闻评论、学术工作、模仿和批评和评论等目的。 下面展开讨论非商标性使用的情形,这有助于企业或个人初步了解自己对他人商标的使用是否会侵犯商标权。    非商标性使用-描述性使用  商标或服务提供者除标识自己的商标,以便于消费者识别外,还会对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产地、型号或者生产者的名称等其他特点予以说明,从而使消费者了解商品的特性、使用方法等,以达到促销其商品或服务的目的。根据中国商标法第59条的规定,注册商标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例如,A公司在销售网页链接中使用“Dliziz椰子款”标识销售鞋类商品,其中,“Dliziz”是A公司的注册商标,而“椰子”标识是另一B公司...
  • 点击次数: 1000000
    2024 - 07 - 05
    作者:金涟伊在当今互联网迅猛发展的背景下,电子商务已经成为人们最普遍的交易手段。然而,由于法律的相对滞后性,与电子商务相关的法规亟需进一步完善。对于未经商标注册人授权,在网络店铺名称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相似的标识的行为,现行的商标法并未对此提供明确的指导。相关权利人在维权过程中通常同时援引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而不同法院在判决时所依据的法律也存在差异。 经检索相关判决书,我们发现法院判决主要有两种不同观点,一是认为网络店铺名称可类比于企业名称,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予以规制,二是认为网络店铺名称侵权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应认定为商标侵权。 2018年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所持的观点即为第一种观点。在(2018)冀民429号判决书中,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支持了一审法院的观点,即“……官方旗舰店的店铺名称属于一种企业(店铺)字号,而将他人注册商标用于自己企业字号的行为,已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的规定吸纳,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的侵害商标专用权的情形。” 故此,法院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作出裁判,维护了权利人的相关权益。 但更多判决倾向于第二种观点。2020年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在(2020)京0102民初27860号判决中认为,被诉侵权店铺将商标使用于店铺名称、店铺内宣传、商品名称及商品图片等位置,此种使用系为标明商品来源,属于商标性使用,因此适用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 2022年义乌市人民法院在(2022)浙0782民初6308号判决中认为,“对于被告滔馨公司在其网店名称及网店LOGO中使用‘泉日记’字样的行为,并未经过原告的授...
  • 点击次数: 1000004
    2024 - 06 - 28
    作者:张嘉畅 在对美贸易当中,商标保护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注册美国商标有利于商标在海关备案,有利于避免商标侵权,同时,经营亚马逊平台商家也需要注册美国商标从而进行亚马逊店铺的品牌备案。与中国商标法不同,美国商标制度更加注重商标在商业当中的实际使用。从申请到注册甚至续展,申请人在许多环节需要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供使用证据,以确保商标有效。本文旨在整理美国商标申请注册需提交使用证据的关键环节,以便外贸企业快速了解,避免商标因错过提交使用证据时间而影响商标效力。 美国注册商标需要提供使用声明及证据的时间节点如下表: 一、申请阶段 美国商标申请的申请依据有五种:1. 根据商标法第 1(a) 条,在商业中使用商标;(2) 根据商标法第 1(b) 条,有在商业中使用商标的真实意图;(3) 根据商标法第 44(d) 条,基于在先提交的外国申请,要求优先权;(4) 根据商标法第 44(e) 条,拥有申请人原籍国的商标注册所有权;以及 (5) 根据商标法第 66(a) 条,将国际注册的保护延伸至美国。 当申请人选择商标法1(a)条款,即以实际使用为依据提交申请时,需要在申请的同时提交商标已使用声明,并在每个类别提交使用证据,说明申请人如何在商业经营当中使用该商标。 如果申请商标尚未在美国实际投入使用,申请人也可以选择以意图使用为依据提交申请。此种方式提交申请时无需提交使用证据,但需要基于其在商业中使用商标的真实意图。在商标经过实质审查被核准后的6个月内,申请人需要像1(a)申请一样提交使用声明,并且同时提交使用证据。用此种依据提交美国申请,有助于商标权利人在商业经营当中更早地进行商标申请,也有更多的准备时间将商标投入使用。 其他申请依据通...
  • 点击次数: 1000003
    2024 - 06 - 21
    作者:陈巴特【基本案情】2019年1月,B公司作为承包人,与发包人A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B公司承包A公司发包的某项目工程施工。合同对工期、总价款、工程款的结算和支付、质量标准、违约责任等诸多事项进行了详细约定。自然人C某在项目所在地多年承包工程施工,具有较强的施工能力及经济实力。C某欲承包该项工程,找到B公司,请求B公司将该项工程全部转包给C某施工,B公司同意以“内部承包”的方式将该项工程转包。随后,C某委托自然人D某与B公司签订了《施工项目内部管理目标责任书》(以下简称《目标责任书》),约定双方权利义务,并约定C某安排D某作为该工程项目负责人具体组织施工。在施工过程中,管理人员及劳务队均由C某聘用,前期垫资均由C某通过财务人员支出。但C某因有其他工程项目需要亲自管理,极少到该工程施工现场,更没有和B公司、A公司相关人员直接对接联系。D某作为项目负责人,则常与B公司、A公司相关人员直接对接联系。在精心组织下,该项目工程在工期内顺利完工,并于2020年10月通过竣工验收合格,依法在当地建设管理中心备案。2021年11月,发包人A公司委托第三方对该项目工程造价进行结算审核。经审核,结算造价为人民币850万余元。2023年5月,因尚有285万余元的工程款长时间未支付,且多次主张权利未果的情况下,C某以实际施工人名义,作为原告,将A公司和B公司列为共同被告,一纸诉状诉至项目所在地人民法院。在诉讼过程中,B公司为推卸责任,主张C某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实际施工人应是D某和C某,并安排其财务人员及D某出庭作证。财务人员证明其一直和D某对接联系,并未见过C某,D某是实际施工人。D某本人则出庭作证,陈述自己和C某合伙,享有15%合伙份额,是共同的实际施工人,D某无权单独提起诉讼。但C某同时表示自己从未投入资金,亦未有书面合伙协议证实。【争议焦点】本案在工程价款、质量等其他问...
×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 www.mdlaw.cn
Copyright© 2008 - 2020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京ICP备09063742号-1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