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得知专利申请技术方案在申请前被他人未经同意公开——浅谈专利法二十四条(三)款的适用

本文作者:常春


前  言:本文主要讨论专利申请/专利的技术方案被合法或非法获得该技术方案的第三人在专利申请日前公开时,申请人/专利权人该如何主张自己的权利。

关键词:新颖性、得知、宽限期、未经同意、专利、保密协议

得知专利申请技术方案在申请前被他人未经同意公开——浅谈专利法二十四条(三)款的适用


一、法律规定

现行专利法第二十四条中规定了三种可主张不丧失新颖性的宽限期的情形,即在申请日前六个月内申请的技术内容(一)在中国政府承认的国际展会被首次展出、(二)在规定的学术或技术会议上被首次发表,以及(三)未经申请人同意被他人泄露(注:新专利法2020还增加了国家出现紧急或非常情况时为公共利益而公开,在这里我们暂不作讨论)。


由此可见,如果对技术方案的泄露是未经申请人同意的,且该公开发生在申请日前六个月内,则申请人有权基于该条主张专利申请/专利的技术方案不丧失新颖性。但要注意,主张不丧失新颖性的公开要求该公开发生在申请日前六个月内,如果公开早于六个月,则将绝对地丧失新颖性。



二、部门规章规定

审查指南对他人未经同意公开的概括性认定以及提出不丧失新颖性的宽限的时间节点和证明文件的要求如下:未经申请人同意的泄露包括他人未遵守明示或者默示的保密信约而将发明创造的内容公开,也包括他人用威胁、欺诈或者间谍活动等手段从发明人或者申请人那里得知发明创造的内容而后造成的公开。若申请人在申请日前已获知,应当在提出专利申请时在请求书中声明,并在自申请日起两个月内提交证明材料若申请人在申请日以后得知的,应当在得知情况后两个月内提出要求不丧失新颖性宽限期的声明,并附具证明材料。


根据上述规定可见,与专利申请人具有明示或默示保密信约的义务人的公开属于可主张不丧失新颖性的宽限的公开,其次,通过威胁欺诈或者间谍活动获得在申请日前获得技术方案的人的公开也属于可主张不丧失新颖性的公开。在举证责任方面,《审查指南》规定“对专利法第二十四条的适用发生争议时,主张该规定效力的一方有责任举证或者作出使人信服的说明。


虽然有上述概括性规定,但《审查指南》没有规定申请人的哪些措施足以使得其有权利主张该条,但通常认为明示的保密协议和保密条款只要能够覆盖专利申请的技术方案则应当被认定为专利申请人未同意该公开的接受人向他人公开专利申请的技术方案,而在无保密协议的情况下,则需要综合案情的具体情况结合相关证据进行认定。


在主张的时限方面,审查指南虽然规定了“得知”后两个月,但对于哪个时间点应被认定为“得知”并无具体规定。因此,对该规定中“得知”的时间的确定则需要根据具体案情参考判例进行分析。下面给出两个有关“得知“时间的判例作为该时间点确定原则的借鉴。




三、案例指引

1

案例一

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的湖南新汇制药有限公司(简称“新汇制药”)与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二审行政判决中法院认为:公开了影响涉案专利新颖性的对比文件的第三人因其法定代表人是负有保密义务人,因此该第三人也是保密义务人,同时,虽然新汇制药作为专利权人在无效行政程序阶段并未提出基于专利法二十四条(三)的不丧失新颖性的主张,但无效阶段没有主张并不当然使得后续在诉讼程序中主张不丧失新颖性的公开错过了《审查指南》规定的得知后两个月内提出的期限,实际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得知”应当理解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并且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不是基于无中生有的揣测,或者说仅仅是基于专利权人能够猜测或怀疑其专利属于《专利法》第二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不丧失新颖性”的情形尚不足以认定专利权人已经“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专利属于《专利法》第二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不丧失新颖性”的情形,只有在足够的证据和事实的基础上才可以认定专利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专利属于《专利法》第二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不丧失新颖性”的情形。


2

案例二

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苏某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一审行政判决中法院认为:因为原告苏某与公开影响涉案专利新颖性的内容的第三人之间签订有专利实施许可协议,其中约定第三人对苏某尚未申请专利的新技术、新设计研发和改进有保密义务,所以苏某并未同意第三人公开其技术方案。然而在本案无效行政程序阶段,在无效请求人提交了该第三人的朋友圈图片公开作为专利技术方案公开的证据的情况下,苏某作为专利权人并未提出基于二十四条(三)款的不丧失新颖性的主张,后苏某又在行政诉讼阶段提出该不丧失新颖性的主张,因此法院不能接受。法院认为:该第三人是与苏某有特殊关系的主体,当苏某得知影响其专利新颖性的现有设计来源于该第三人时,就应当知道该第三人实施了“未经同意而泄露”本专利的情形。具体到本案,在苏某收到无效请求人收到国家知识产权局转送的现有技术文件后,就应当推定其得知了技术方案的泄露。此外,在该无效行政案件相关联的侵权诉讼案件中,该案被告即无效宣告请求人也以该第三人的该公开进行了现有设计抗辩,且该案已经开庭审理,因此,苏某最晚也应当在该侵权诉讼案的开庭审理日“得知”了该未经同意的泄露。



四、总结与建议

根据以上规定及案例可以看到,在提出专利申请之前,任何公开行为都有可能威胁专利申请的新颖性,即便是在双方签署保密协议或有保密条款约束的情况下。因此我们建议申请人:


1

在任何公开发生前适时地提交申请,以避免落入需要使用专利法二十四条(三)款主张宽限期的境地;

2

如必须在提交专利申请前公开技术方案或公开技术方案的核心内容,则必须要求每次公开的接受对象签署保密协议并在保密协议中明确表示申请人不允许每次公开的接受对象向他人公开技术方案;

3

在首次有保密协议公开的公开日的六个月内提交专利申请;

4


如果专利申请获得专利后受到新颖性无效宣告请求挑战,则专利权人应当判断相关证据是否符合二十四条(三)款的情形,如果符合应当在规定期限内积极主张不丧失新颖性的宽限期以避免丧失权利并因此导致专利权被无效。



  • 相关资讯 More
  • 点击次数: 1000007
    2023 - 11 - 07
    作者:张琳在交通事故中,如受害方的车辆为经营性车辆,如出租车、长途客车、货运车等,在车辆损坏后,不仅会产生车辆修理费用,还会产生停运期间的经营损失。对于该停运损失,责任方是否应当赔偿?如应当赔偿,是否可由保险公司进行理赔?    对于上述情况,相关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作出了明确规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三)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虽然上述司法解释对此作出了明确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仍存在理解和执行上的不统一。笔者拟结合几个案例针对相关具体问题进行探讨和分析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一、案例简介案例一:郭某与赵某、某财保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参见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23)京0101民初32号一审民事判决书)郭某向法院起诉,请求赵某赔偿车辆维修期间的营运损失9000元(600元/天×15天)、交通费,某财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法院查明,2022年某月某日,赵某驾驶的A车与郭某驾驶的B车发生交通事故,车辆损坏,无人受伤,交警部门认定赵某全责。郭某系网约车司机,某财保公司已赔付了修车费。法院经审理认定,郭某主张的停运损失属于间接损失,不属于交强险和商业险的赔偿范围,郭某要求某财险公司理赔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赵某负全责,应赔偿郭某合理停运损失;停运损失的具体数额,结合车辆停运时间、郭某运营成本、运营能力、运营收入等因素确定;郭某主张的15天维修天数超出合理期限,结合郭某车辆损坏程度和维修项目,酌定为8天;综合考虑事故车辆受损、停运、运营行业收入水平等因素,酌定郭某合理停运损失为300元/天...
  • 点击次数: 1000005
    2023 - 10 - 30
    作者:刘艳玲              商业秘密有三个构成要件:一是该信息不为公众所知悉,即该信息是不能从公开渠道直接获取的;二是该信息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三是权利人对该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概括地说,不能从公开渠道直接获取的,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信息,即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商业秘密。 技术秘密纠纷案件由于其技术复杂性、案件背景复杂性和有效证据取得性等原因在司法实践中一直属于较难的案件。权利人主张被诉侵权人侵犯自己所有的技术秘密,权利人需要提供证据证明以下几个方面的事实和理由:第一,明确其技术秘密的内容,通常需要细化固定和明确其主张的技术密点;第二、举证该技术秘密具有商业价值;第三、被诉侵权人持有的侵权信息;第四、被诉侵权人持有的侵权信息与权利人的商业秘密构成实质上相同;第五、被诉侵权人实施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中所列的侵权行为之一。首先,技术秘密内容的查明作为商业秘密的确权基础就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本文结合现有裁决文书对技术秘密纠纷中技术密点的分析和认定进行讨论。  【案号】(2015)闽民初字第152-3号民事裁定书和(2020)最高法知民终385号二审民事裁定书[汕头海洋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北大方正物产集团有限公司、福建方兴化工有限公司等其他侵害商业秘密纠纷] 【一审基本案情】汕头海洋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汕头海洋公司”)主张其系S.O.E第二代聚苯乙烯成套工艺、装备专有技术许可的所有权人,并将该专有技术许可给了泉港海洋公司使用。后泉港海洋公司的资产经司法拍卖后归被告之一方兴公司所有。为能启动生产,方兴公司在原泉港海洋公司部分高管和技术骨干尚未解除劳动合同并负有保密和竞业限制义务的情况...
  • 点击次数: 1000005
    2023 - 10 - 16
    作者:陈巴特基本案情2022年8月22日,原告宗某某到被告某保健品经营部所经营的店铺购买燕窝,支付价款5000元。原告称其在准备送人时发现涉案产品“燕窝”外包装标签仅仅标注了产品名称,未标注配料表、生产日期、执行标准、保质期、储存条件、厂名厂址、生产许可证编号、联系方式等相关信息,属于无证生产、来路不明的“三无产品”。遂依据《食品安全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将被告诉至人民法院,请求:1、被告支付原告货款损失5000元;2、被告支付原告十倍赔偿50000元;3、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被告某保健品经营部辩称涉案产品“燕窝”属于食用农产品,并不存在质量安全问题;原告购买产品后立即举报、索赔,属于典型的职业打假人,不属于正常消费者,不应适用《食品安全法》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原告进行保护。代理意见在审理中,法院总结了本案的几个争议焦点问题,原被告双方及代理律师紧紧围绕焦点问题展开举证、质证、辩论。法院为查清案件事实,亦依职权进行了必要的调查。1、原告宗某某不是普通消费者,而是“知假买假”的职业打假人。原告宗某某在本案中究竟是普通消费者,还是职业打假人,这一身份的认定对本案审理至关重要。通常,产品外包装标签肉眼可见,相关信息是否标注,购买人一看便知。宗某某在购买涉案产品时,必然明知涉案产品外包装标签上没有配料表、生产日期、厂名厂址等各项相关信息,其仍然购买,显然是“知假买假”。宗某某购买涉案产品不是为了生活消费的需要,其动机并非为了净化市场,而是利用惩罚性赔偿条款牟取不当利益,其为职业打假人。为证明这一主张,被告在网络上搜集了一些宗某某近年来十多起购买食品、药品后,以所购产品是“三无产品”为由,向经营者主张十倍赔偿的案例,并提交法庭。为了查明案件事实,法院在审理中,依职权检索了关联案件,检索结果为:2023年1月以来,宗某某在法院所在省内十数个法院起诉共有19起案件,...
  • 点击次数: 1000006
    2023 - 09 - 15
    作者:赵丹青在商标实务中,对于将与他人在先登记、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字号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文字申请注册为商标,容易导致相关公众混淆的,可以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二条主张系争商标对他人在先字号权的损害,要求将系争商标不予核准注册或者予以无效宣告。 若是反过来,将他人在先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应当如何进行维权呢?下面,我们通过案例进行说明。 案例一 案情简介 台联良子公司于2004年注册“良子”商标,核定使用在第44类服务上,即蒸汽浴室;按摩;公共卫生浴室;美容院;修指甲;高级理发店。台联良子公司及关联公司于2005年、2006年均被授予全国“百佳诚信单位”“2005年中国十大行业隐形冠军”。2015年,良子获得创新医疗大赛180+项目,2016年获得中美健康峰会100+项目。《北京晚报》等多家媒体报道了台联良子公司的发展历程。 2020年,足间道良子公司成立,曾用名北京阿丽良子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于2020年4月变更为现名称。经营范围包括健康咨询服务、体育健康服务、生活美容服务、足浴服务等。足间道良子公司在其店铺招牌、靠垫、毛巾、前台等处均突出使用“足间道良子”标识。台联良子公司发现上述行为后,向法院提起诉讼。 案例分析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本案中,台联良子公司涉案商标核准注册服务包括第44类的按摩、洗浴、美容理发,结合足间道良子公司经营范围、店招、店内装潢及宣传材料,足间道良子公司提供的是与涉案商标核定服务项目类似的按摩及足浴服务,两者服务类别相同。足间道良子公司未经台联良子公司许可,在经营场所的店招突出使用了与上述注...
×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 www.mdlaw.cn
Copyright© 2008 - 2020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京ICP备09063742号-1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