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妻子的“性”福权利是否应该受到单独保护?

本文作者:李标田


笔者在工作中接到一起咨询,大概内容是丈夫因交通事故受伤,对方全责,事故造成丈夫下半身瘫痪,丧失了性功能。丈夫起诉肇事方,要求赔偿医疗、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等法律完全没有问题,这儿不讨论。仅讨论作为受害方的妻子,是否有权针对自己的“性”福单独主张自己权利?目前,司法界有二种不同的观点。

一种观点是认为应该支持,主要理由是根据《民法典》第1179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同时根据《民法典》第1043条:“家庭应当树立优良家风,弘扬家庭美德,重视家庭文明建设。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互相关爱;家庭成员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也就是说,婚姻存续期间,夫妻之间存在相互忠实的义务,一方出轨不仅仅是违背社会道德,更是违法的。如果夫妻一方性功能丧失,必然给另一方造成生活上困惑以及精神上的痛苦,众所周知,夫妻之间的性生活对维护正常的婚姻家庭关系是非常重要的,配偶之间的性权利是夫妻之间享有特定的人身权,这种特定的人身权是夫妻之间依法享有,如果配偶一方因为第三方的原因造成性功能丧失,构成对配偶另一方的性权利侵害,所以受侵害配偶有权单独提起侵权索赔。

另一种认为不应该支持的观点主要理由是,认为人身权是特定权利,只有身体受到侵害一方才有权提出,如果造成受害方丧失性功能,法律上是支持受害方的精神损害赔偿的。所以,这种侵害不能由受害方的配偶享有,否则就构成了双重赔偿,扩大了侵权责任。

 

  笔者个人是同意第一种观点的,我国现行法律以及司法解释中确实没有关于性权利的具体规定,更没有配偶性权利作为一项独立民事权利,但司法实践中,已有多个法院判决认定了性权利是人身权的一部分,当性权利受到侵害时理应受到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110条:“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权利。”健康权是人身权组成部分,性权利是人类的基本权利,是生理与心理的正常需求,夫妻之间的性是特定的,具有不可替代性,也就是说,侵权造成夫妻一方的性功能丧失,自然造成其配偶性权利的丧失,这是和《民法典》第1043条:“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互相关爱”夫妻的性忠诚权相互呼应的。《民法典》第1165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权行为是侵害他人人身权和财产权的行为,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既包括物质上的,也包括精神上的。侵权行为的发生,并且造成后果,就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是民事权利最基本的朴素原则,侵权行为人应当承担以损害赔偿为主要内容的民事责任,也就是说,因侵权人的过错造成了夫妻一方性功能的丧失,构成了对配偶另一方性权利的损害,所以,本案中妻子有权就自己“性”福权利单独提起赔偿之诉,当然,这种赔偿无法通过物质量化,仅限于精神损失赔偿,不能由其他赔偿方式代替。这种赔偿相当于侵权造成受害人死亡,其近亲属有权提出精神损害赔偿类似。


  • 相关资讯 More
  • 点击次数: 1000005
    2024 - 06 - 14
    作者:常春在专利法实践中,专利申请文件的撰写要求高度精确和详细,以确保其技术方案能够被明确、完整地公开。其中,使用方程式限定的特征在专利申请文件中并不少见,尤其是在涉及复杂技术领域的发明时。方程式中包含多个变量时,清晰界定各变量的数值范围及其相互关系,是确保专利说明书公开充分的关键。本文将详细探讨这一问题,并结合实际案例分析其重要性。一、专利说明书公开充分的法律基础专利法要求专利说明书必须对发明做出充分公开,以使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据此实施发明。这一要求在各国专利法中均有体现。例如:· 中国《专利法》 第26条规定,专利申请的说明书应当对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做出清楚、完整的说明,以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实现为准。· 美国专利法(35 U.S.C. § 112) 规定,说明书应包含对发明的书面描述、充分公开和清楚的说明,以使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制造和使用发明。· 欧洲专利公约(EPC) 第83条规定,专利申请必须对发明作出足够清楚和完整的公开,以使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实施发明。这些法律条款共同指向一个核心目标:确保专利申请文件能够提供足够的信息,使得本领域的技术人员在不需要进行创造性劳动或过度实验的情况下,能够实施发明。二、使用方程式限定的特征的挑战在某些技术领域,如化学、物理、工程等,发明的特征往往通过数学方程式来限定。这些方程式可能涉及多个变量,每个变量代表发明的一个关键参数。例如,在化学反应中,温度、压力、浓度等变量通过方程式关系共同决定反应的结果。在此类情况下,如何明确界定这些变量的数值范围及其相互关系,成为说明书公开充分的关键。1. 数值范围的界定数值范围的界定是确保发明可实施性的基础。对于多变量方程式,各变量的数值范围必须在说明书中明确说明。这不仅包括各变量的具体...
  • 点击次数: 11
    2024 - 06 - 07
    作者:王辉有关医疗补助费问题,鉴于涉及医疗补助费的相关法律规定立法层级较低且部分标准又不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对此亦未有规定,自从劳动部关于印发《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的通知(劳部发[1994]481号)被废止后,司法实践中对于相关争议的处理缺乏统一裁审标准,下文笔者拟就本人所在北京地区相关问题进行粗浅探析。一、医疗补助费含义及其享受条件“医疗补助费”是指劳动者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因医疗期满被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参照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当劳动者丧失劳动能力达到一定程度时,由用人单位额外向劳动者支付的费用。可见,劳动者要享受医疗补助费需满足如下条件:1、医疗期满或医疗终结;2、经由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参照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进行劳动能力鉴定、鉴定结论符合相关等级;3、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二、有关规定(一)国家层面之规定1.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劳部发[1995]309号)第35条规定:“请长病假的职工在医疗期满后,能从事原工作的,可以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医疗期满后仍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由劳动鉴定委员会参照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进行劳动能力鉴定。被鉴定为一至四级的,应当退出劳动岗位,解除劳动关系,办理因病或非因工负伤退休退职手续,享受相应的退休退职待遇;被鉴定为五至十级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并按规定支付经济补偿金和医疗补助费。”2.原劳动部《关于实行劳动合同制度若干问题的通知》(劳部发[1996]354号)第22条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合同期满终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不低于六个月工资的医疗补助费;对患重病或绝症的,还应适当增加医疗补助费。”3.原劳动部办公厅《关于对劳部...
  • 点击次数: 1000010
    2024 - 04 - 26
    作者:曲淼在电子商务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下,电子商务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广泛的选择,催生出了一系列新型的消费模式,也加速了企业的市场竞争。大量的第三方“测评”博主、“种草”机构应运而生,内容涵盖美妆、数码、美食、服饰等各大领域。第三方测评似乎更能贴近普通人的生活,更具有代入感,“买前看测评”已成为不少年轻群体的消费习惯。然而在行业参与主体的良莠不齐、标准的缺失及监管的缺位的前提下,“测评”、“种草”视频或文章的制作与发布者为追求更多的“流量”、更高的收益,往往将测评当作营销工具,看似公平的第三方测评实质上却与产品厂家进行了利益绑定,更有甚者在未实际购买、使用过的情况下发布虚假的测评结果和有失公平的言论。这不仅为测评发布者和制作者带来了一定的法律风险,更会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本文结合杭州老爸评测科技有限公司(“老爸评测”)诉广州市优测终享科技有限公司(“小红花测评”)一案,从法律的观点出发浅析真实测评与商业诋毁的界限。 案情简介:原告“老爸评测”、被告“小红花测评”均系民间评测机构,在微博、抖音、知乎、小红花、哔哩哔哩等网络媒体均拥有大量粉丝群体。“小红花测评”、陶某从2021年4月开始发布关于“315打假老爸评测”的系列文章以及短视频、直播,指出“老爸评测”“虚假评测、制造恐慌、误导粉丝、以次充好,并推荐、销售违规有害产品”等问题,涉及内容包括魔术擦、乳胶床垫、儿童湿巾、免洗洗手液、戴可思系列产品以及对“老爸抽检”流程的评测等。老爸评测”及其创始人魏文锋遂向杭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商业诋毁的诉讼。“老爸评测”认为,上述视频、文章和直播在内容上严重违背了事实,系虚假的、误导性言论,极易导致消费者对其及其销售的产品产生质疑,对“老爸评测”的测评能力产生否定评价,故要求两被告立即停止一切针对原告的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连带赔偿200万元。“小红花测评”答...
  • 点击次数: 1000008
    2024 - 04 - 19
    作者:刘艳玲作为商标权人,你对自己的注册商标拥有垄断权,可以许可其他人使用你的注册商标。通过与被许可人之间签订许可协议,商标权人可以获得许可费作为一笔营收或收入,相应地被许可人获得你的商标使用权。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一般会约定许可期限、许可范围和许可费。许可合同需要在合同签订之日起3个月内由商标权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报送备案,否则该许可合同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这里的善意第三人是针对不同被许可人之间的关系,属于商标许可意义上的对抗而非商标侵权意义上的对抗。未经备案并不影响商标权人或独占许可人等有起诉资格的人进行商标维权[1]。商标许可使用的类型包括独占使用许可、排他使用许可和普通使用许可,被许可人仅能按照许可合同中约定的类型使用商标,并符合《商标法》第43条规定的管理规范。 商标能反映产品或服务的起源、质量以及留在消费者中的独特印象。随着商标的知名度越高,商标权人的市场地位也越强,商标的经济价值也越高,与此同时商标的保护力度也越强。商标权人在进行销售区域扩展时,可以考虑利用商标使用许可的方式与某一地区或某一国的经销商增进更多的商务合作可能性。例如,在品牌管理下,汽配市场中的店铺未经商标权人本田公司的许可擅自使用中国的核准注册商标“本田”、“HONDA”等标识做招牌是侵犯商标权的。我们知道,未经商标权人的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于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权。根据《商标法》第63条的规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易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那么司法实践中,是如何根据商标许可使用费来确定侵权赔偿额的呢? 由于商标使用许可在国内并没有形成一个惯常使用的方法,法院需要基于真实实际的许可使用合同作为证据来计算侵权赔偿额,因此以商标许可使用费作为赔偿基准的判决...
×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 www.mdlaw.cn
Copyright© 2008 - 2020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京ICP备09063742号-1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