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公司与员工协商一致签订的延长试用期协议有效吗?何种情况公司需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

本文作者:王辉


在劳动用工实践中,基于种种原因,不乏用人单位在劳动合同约定的试用期届满时,希望延长原定试用期。于是,为了规避《劳动合同法》中有关试用期只能约定一次的法律风险,用人单位选择与劳动者协商签订延长试用期协议。那么,这种延长试用期的行为是否属于再次约定试用期?延长试用期的协议是否有效呢?何种情况用人单位需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下文以北京地区两个判例为例,以案说法。

一、实务案例

案例1:参见(2021)京02民终5412号判决书

苏先生于2018年8月15日入职某文化公司,双方签订了期限为2018年8月15日至2021年8月14日的劳动合同。双方约定试用期为3个月,试用期工资按转正工资80%的标准发放。试用期结束后,双方签订劳动合同变更书一致同意延长试用期3个月,期限为2018年11月15日至2019年2月14日。2020年10月9日双方解除劳动合同,后苏先生申请劳动仲裁,仲裁请求补足工资差额并支付延长试用期的赔偿金。

仲裁委员会裁决公司补足工资差额并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公司不服,提起诉讼。

一审判决:延长试用期三个月的约定违法,应属无效,公司应按照转正后的工资标准向苏先生支付2018年11月15日至2019年1月14日的工资;但鉴于双方劳动合同期限为三年,法定试用期不得超过六个月,公司与苏先生两次约定试用期总期限为六个月,未超过法定试用期,公司无需支付赔偿金。一审判决后,苏先生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2:参见(2020)京01民终5195号判决书

王先生于2018年3月26日入职某教育公司,双方订立有期限自2018年3月26日起至2021年3月25日止的劳动合同,其中试用期至2018年6月25日止。后来,因王先生销售业绩为零公司将其试用期延长至2018年9月25日,王先生对此亦予以认可。但王先生转正后,最终公司还是因王先生工作业绩差解除了劳动合同,双方产生争议,王先生申请劳动仲裁。王先生的仲裁请求中包含要求补足工资差额、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

仲裁委员会裁决支持了王先生的上述请求。公司不服,提起诉讼。

一审判决:同一用人单位与同一劳动者只能约定一次试用期,本案中,公司于2018年6月25日以王先生试用期无签单为由延长试用期至2018年9月25日,即便王先生对此认可,该延长试用期行为亦属于二次约定试用期,再次约定试用期的行为已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故公司应按照王先生转正后的工资标准向其补足2018年6月26日至2018年9月30日期间的工资差额并支付该期间违法约定试用期的赔偿金。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实务分析

1、有关延长试用期协议的有效性分析

《劳动合同法》第十九条明确规定“同一用人单位与同一劳动者只能约定一次试用期”,从法条表述看明显属于“强制性规定”。那么,如果延长试用期协议属于第二次约定试用期,就会因违反前述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被认定为无效。

目前,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延长试用期协议是否有效的问题,尚无明确法律或司法解释进行规范,实践中,很多企业人力管理者甚至法律从业者均认为:用人单位就延长试用期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订立书面变更协议或补充协议,完全满足了法律有关变更劳动合同的程序性条件。双方自愿签订了延长试用期协议,不会影响协议的效力。然而这种想法恰恰忽略了延长试用期协议可能因违反《劳动合同法》第十九条第二款导致无效。

实践中,延长试用期协议可分为延长试用期且超过法定限度、延长试用期但仍在法定限度内这两种情形。对于延长后的试用期长度超过法律允许的限度这种情形,认定协议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争议不大;但对于延长后的试用期总期限并未超过法定限度的情形,延长试用期协议是否有效争议较大。目前看,认为此种协议无效或有效的判例均存在,只是北京多数法院如本文案例所示倾向于认为延长试用期协议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认定无效。本人亦倾向认定延长试用期协议无效。毕竟,延长试用期协议貌似双方自愿签署,但鉴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强弱地位差异,劳动者多是基于弱势地位作出的无奈之举;另外,延长试用期期间大多用人单位不会按转正后标准发放工资,且劳动者最终还是有可能会被用人单位以不符合录用条件辞退,这无疑对劳动者权利是有损害的。认定协议无效更为公平、合理。

2、有关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的支付问题

《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三条规定“违法约定的试用期已经履行的,由用人单位以劳动者试用期满月工资为标准,按已经履行的超过法定试用期的期间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

有关违法延长试用期赔偿金的支付,对于延长后的试用期长度超过法律允许的限度这种情形,无论是用人单位单方通知劳动者延长试用期还是双方协商一致延长试用期,就北京地区的法院来说,基本都会支持。

但对于延长后的试用期并未超过法定限度的情形,犹如本文两个案例所示,不同的法院会有不同的判决结果。究其原因,就是对于“超过法定试用期”的理解不同。比如:案例1中法院认为:三年期劳动合同两次约定试用期总期限为六个月,未超过《劳动合同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法定试用期,公司无需支付赔偿金;案例2中法院认为:即便员工认可,延长试用期这一行为亦属于二次约定试用期,该行为已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延长的期间不再属于法定试用期,公司应支付王先生2018年6月26日至2018年9月30日期间违法约定试用期的赔偿金。

    三、风险防范

    1、对于用人单位,建议研究所在地区司法实践的态度倾向,谨慎签订试用期延长协议。最好在劳动合同订立之初就一次性按照法律规定的最长试用期限约定试用期,对于表现优秀、符合录用条件的员工协商缩短试用期。这样不仅可以更好规避签订延长试用期协议所可能面临的法律风险,也能激励新入职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便于用人单位对员工工作能力有更全面深入的了解。

2、就劳动者而言,如果被用人单位要求签署延长试用期协议,那么可以选择拒绝签署。签署这种协议,劳动者不仅可能面临工资损失,最终还是可能会被用人单位以经考核不符合录用条件而被辞退。劳动者没必要承担这份风险。况一个要求劳动者签署延长试用期协议的用人单位其管理大多混乱,也无需留恋。

四、法律依据

◆《劳动合同法》第十九条规定:“劳动合同期限三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试用期不得超过一个月;劳动合同期限一年以上不满三年的,试用期不得超过二个月;三年以上固定期限和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试用期不得超过六个月。

同一用人单位与同一劳动者只能约定一次试用期。

以完成一定工作任务为期限的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合同期限不满三个月的,不得约定试用期。”

◆《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与劳动者约定试用期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改正;违法约定的试用期已经履行的,由用人单位以劳动者试用期满月工资为标准,按已经履行的超过法定试用期的期间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

 


  • 相关资讯 More
  • 点击次数: 1000006
    2024 - 04 - 14
    作者:张琳 在企业用工过程中,职工可能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为保障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我国制定了《工伤保险条例》,强制要求用人单位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在职工出现工伤时,由用人单位和工伤保险基金分担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相关费用。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的原因有多种情况,可能是由于职工自身原因、用人单位原因、用人单位其他职工的工作原因或非工作原因、与用人单位有合同关系(如买卖、运输、承包、服务关系等)的单位或其雇用人员与履行合同相关或无关的原因、与用人单位有合同关系(如劳务、分包、挂靠、服务、运输关系等)的个人与履行合同相关或无关的原因、前述单位、个人之外的第三人原因或意外事件等。当工伤事故是由于用人单位其他职工的职务行为时,用人单位既是承担工伤保险待遇的主体,同时又是承担民事侵权责任的主体,这时就发生了用人单位的工伤保险待遇责任和民事侵权责任的竞合。在此情况下,职工是只能选择某一种维权方式、可以在两种维权方式中自主决定选择其中一种、还是两种维权方式可以同时主张,对于这种情况的不同处理结果将极大影响职工和用人单位的相关权益。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职工发生工伤事故,不能向用人单位主张民事侵权责任,只能按工伤保险相关程序要求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如果是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可以向第三人主张民事侵权责任。该司法解释虽然是为了解决用人单位工伤保险待遇责任和民事侵权责任竞合问题,但本身具有比较强的原则性,在司法实践中经常产生不同的理解和适用,进而导致不同的裁判结果。笔者拟通过二个案例对此问题进行分析和梳理,以期让读者对此问题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和理解,并对统一和完善相关问题的解决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一、案例简介  案例一:周某与黄某、北京某加工厂、王某提供劳务者致害责任纠纷(参见北京市...
  • 点击次数: 1000006
    2024 - 04 - 07
    作者:金涟伊什么是AI?根据百度百科的介绍,AI即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是一个以计算机科学(Computer Science)为基础,由计算机、心理学、哲学等多学科交叉融合的交叉学科、新兴学科,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企图了解智能的实质,并生产出一种新的能以人类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应的智能机器,该领域的研究包括机器人、语言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专家系统等。目前大家接触了解较多的人工智能包括百度的文心一言、openai的chatgpt等等。 “文心一言”“chatgpt” 目前网上存在大量关于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提高效率的信息内容,例如利用AI进行内容整理,文稿撰写,数据分析,可高效助力新媒体创作、图片绘制、视频创作。曾经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数码画师花费数个小时创作完成的插画,如今只需要输入一组关键词,几分钟之内就能输出一张成品图。但在享受人工智能便捷快速的“创作”成果时,我们仍要思考一个问题:利用AI创作的作品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对于人工智能创作作品是否受中国著作权法保护的问题,北京互联网法院通过一则判例给出了一种答案。2023年11月27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AI著作权首案宣判,判决认定原告享有其通过AI生成作品的著作权,并判定被告侵权。主要案情如下: 2023年2月24日,该案原告使用开源软件Stable Diffusion通过输入提示词的方式生成了图片,后将该图片以“春风送来了温柔”为名发布在小红书平台。 后原告发现,有百家号账号发布文章时配图使用了涉案图片,没有获得其许可,且截去了其在小红书平台的署名水印,为此,原告将被告告上了法庭。 原告认为,被告严重侵犯了其享有的署名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要求其赔偿经济...
  • 点击次数: 1000004
    2024 - 03 - 29
    作者:张嘉畅《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对“绝对化用语”的使用有明确规定,旨在规范广告行业,保护消费者权益。商家在广告中应谨慎使用绝对化用语,避免误导消费者。然而,随着电子商务、直播平台的迅猛发展,许多商家和广告人,还是没有办法明确“绝对化用语”的标准是什么?是否任何含有“最”、“顶级”的词语都不能在营销中使用?什么样的绝对化用语有可能被使用在宣传当中,又不会被处罚?关于以上问题,希望本文能够为广告从业者带来一些解答。 “绝对化用语”是指在广告中使用的具有绝对意义或排他性的表述,如“最佳”、“最高级”、“国家级”等。这些用语往往给消费者一种产品具有绝对优势或绝对效果的印象,但实际上往往存在夸大或误导的成分,容易误导消费者,进而损害公平竞争。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九条第三款规定,广告不得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绝对化用语。这一规定旨在规范广告用语,防止商家通过夸大其词的宣传误导消费者。 例如,某公司在京东网上经营某品牌户外速干裤,在该商品的宣传页面使用 “大胆融入当下流行的撞色服饰设计元素,告别以往欧洲户外服饰设计呆板,单一,色彩单一,引领户外时尚第一品牌”宣传语。某市市监局据此对该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法院认为,“第一品牌”属于与“国家级”、“最高级”、“最佳”含义类似的绝对化用语,在该公司无法提供相关证明文件的情况下,市监局的处罚决定合理合法。 由此可见,该条款极大程度上规范了广告用语。然而,因为条文表述较为模糊,在监管和执法实践中依然存在一些“一刀切”“简单化”等问题。例如,某贸易有限公司在天猫商城经营网店,其宣传女靴商品的页面上写有“特别设计的鞋跟是体现你性感的最佳利器”的广告语。某地工商行政管理局据此对该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法院观点认为,上述广告词汇所针对的鞋子在大众中具有较高的认知度,因此其对市场...
  • 点击次数: 1000006
    2024 - 03 - 15
    作者:常春引言:外观设计侵权判定中的判断主体“一般消费者”的界定在理论和实践中一直有争论。例如,一些观点认为一般消费者应当局限于普通消费者群体,不应该具备专业知识。另一些观点认为一般消费者的界定应当根据产品的销售对象确定,也可能具有专业知识。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的判例在这个问题上给出了相关指引,明确了“如果产品的功能和用途决定了其只能被作为组装产品的部件使用,该组装产品的最终用户在正常使用组装产品的过程中无法观察到部件的外观设计,则一般消费者主要包括该部件的直接购买者、安装者。” 正文:外观设计,是指对产品的整体或者局部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判断某产品是否侵犯一项外观设计专利权时,需要引入一般消费者这样的一个判断主体,根据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对是否构成侵权进行判断。当然,其他司法解释还规定了在考虑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时,还应当考虑设计空间,但本文暂不涉及设计空间对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的影响。不同类别的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界定一般是不同的。相同的类别的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界定是否应该相同则存在着多种细分的情形。一般而言,只要体现外观设计的是终产品,或者虽然是终产品的部件,但在终产品中完全可见,或者虽然是终产品的部件,但该部件可以单独使用,在这些情形下,专利权人和被诉侵权人在一般消费者的界定往往不会出现较大分歧,因此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也可基本是可以确定的。而在此外的其他的情形中,例如外观设计专利的客体是某一终产品的一个部件,且该部件在终产品上仅部分可见,或者完全不可见时,则专利权人和被诉侵权人在一般消费者的定义上则可能存在较大分歧。原因在于,如果一般消费者针对该产品类别具有较高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则其可能会注意到一些细微的设计差别,而当其知识水平...
×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 www.mdlaw.cn
Copyright© 2008 - 2020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京ICP备09063742号-1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